1. <dd id="lofkv"></dd>
    1. <dd id="lofkv"></dd>

      <button id="lofkv"><acronym id="lofkv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(wǎng)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史詩(shī)《格薩爾王傳》

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5月31日

      ◎張春文

      藏民族為了表達對格薩爾王的崇拜和敬仰,很早以前就把他的事跡演繹成曲折優(yōu)美的故事并以詩(shī)歌的形式在民間說(shuō)唱。這種說(shuō)唱世代沿襲,代代相傳,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結構宏大、卷帙浩繁、情節復雜、人物眾多、場(chǎng)景壯闊的史詩(shī)《格薩爾王傳》。

      《格薩爾王傳》是世界上篇幅最長(cháng)的史詩(shī)。據統計,目前已發(fā)現的口頭說(shuō)唱和手抄本、木刻本分部有700余種,除去雷同本實(shí)有分部200多部,約有300多萬(wàn)行5000多萬(wàn)字,這個(gè)長(cháng)度為世界之最,是歐洲荷馬史詩(shī)《伊利亞特》的數百倍,是印度史詩(shī)《摩訶波羅》的數十倍,是中國古典名著(zhù)《紅樓夢(mèng)》的數十倍。目前,國內翻譯出版的藏文本有80余部、漢文本20余部、蒙文本14部。這部史詩(shī)不僅流傳于涉藏地區和蒙古族、土族、納西族、裕固族地區,也在印度、尼泊爾、巴基斯坦、蒙古、意大利、法國、德國等十多個(gè)國家都有翻譯。常見(jiàn)的有《英雄誕生》《地獄救母》《賽馬登位》《霍嶺大戰》《北地降魔》《征服大食》《征服象雄珍珠國》《征服阿扎寶石國》《征服馬拉雅王國》等。每部史詩(shī)既獨立成篇,又與其他各部渾然一體,構成了嶺國時(shí)期廣闊的社會(huì )畫(huà)卷。

      在史詩(shī)《格薩爾王傳》中,嶺國由上中下三大部落和十八個(gè)部落組成,即上嶺部色巴八部落,金鎧甲武士九百名;中嶺部溫波六部落,銀鎧甲武士七百名;下嶺溫波部落,鐵鎧甲武士五百名。史詩(shī)以嶺部落為主體,以戰爭為主線(xiàn),在波瀾壯闊的背景下塑造了上千個(gè)人物,除格薩爾外,還有家庭世系多個(gè)人物及3大虎將、7大勇將、30員大將、80員小將、1 3位妃子,另有眾多高僧、妖魔鬼怪、敵國將帥、奇獸異禽。史詩(shī)人物之眾多,可列隊成師;卷帙之浩瀚,可囊山括海;情節之復雜,如蛛網(wǎng)密織。史詩(shī)內容廣博浩繁,包羅萬(wàn)象,天界秘聞、王宮風(fēng)云、戰爭勢態(tài)、佛經(jīng)哲理、歷史文化、天文地理、民間趣事,無(wú)所不有無(wú)所不含,是藏族歷史、社會(huì )和思想文化的結晶,是后世了解青藏高原古代藏族社會(huì )歷史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宗教、藝術(shù)和階級關(guān)系、民族往來(lái)、風(fēng)俗習慣的一部百科全書(shū)。史詩(shī)情節波瀾起伏,人物形象鮮明,思想深邃,字里行間無(wú)處不閃爍著(zhù)格薩爾英雄主義精神的光芒,前蘇聯(lián)藏學(xué)家米哈依洛夫稱(chēng)它是“優(yōu)美的富有神奇性的人民文學(xué)著(zhù)作”,蒙古達木丁蘇倫博士贊它“象珍珠般的貫穿著(zhù)真理和深意”。

      史詩(shī)以浪漫主義和現實(shí)主義的手法把格薩爾塑造成一個(gè)亦神亦人的英雄。他原是白梵天王之子,因涉藏地區妖魔橫行、災難連連,民眾處在水深火熱之中,他受天神指派下降人間救度眾生。他降凡在一個(gè)王族家中,自幼智慧過(guò)人,勇敢超群,3歲時(shí)就曾降伏九頭鼠王,保護了嶺國即將消失的茂盛草原,7歲時(shí)曾降服了色卡王,奪回千千萬(wàn)萬(wàn)的牛角,供民眾制造弓箭用,但由于叔父晁同的陰謀,被放逐于草原當牧童。當國王年事已高,嶺國決定采取賽馬的形式選擇繼承人時(shí),15歲的格薩爾因騎一匹神馬而獲勝,從此被擁為國王。16歲那年,他到瑪青雪山發(fā)掘了他終身為伴的金銀螺三種鎧甲、珊瑚做頂的王冠、神變套繩、降妖鐵鏈、無(wú)比寶刀、劈山大斧、護神結繩腰帶等物。17歲那年開(kāi)始,他率軍南征北戰,與惡魔交鋒,與敵國爭雄,先后征服了150多個(gè)部落和方國。他一生愛(ài)憎分明,英勇善戰,韜略非凡,深受嶺國民眾敬仰。當他完成普度眾生的使命后,又脫離凡界,回到了天上。史詩(shī)自始至終都把格薩爾作為一個(gè)神話(huà)形象來(lái)塑造,他來(lái)自天界又回歸天界的情節且不說(shuō),就他征戰生涯中也有許多降妖伏魔、神鬼登場(chǎng)的描寫(xiě),充滿(mǎn)奇異而紛彩的想象。如《加嶺之部》中寫(xiě)格薩爾征伐惡羅國時(shí)就有這樣的情節:位于云南西北的卡瓦格博雪山,原是九頭十八臂的煞神,格薩爾在對面山上向其射箭將其收服后,就隨格薩爾一起遠征惡羅國;取得勝利后,格薩爾為其授居士戒,使其成為護法神而統領(lǐng)地面諸神,掌管著(zhù)雪山腳下人們的幸福和死亡的歸宿。像這樣的神話(huà)情節,是史詩(shī)各部的主要內容。

      同時(shí),史詩(shī)中的格薩爾又是一個(gè)關(guān)心民族利益、體貼民眾疾苦、敢于抑強扶弱的英雄形象,他征戰四方革除不善之王,反對分裂維護領(lǐng)土統一,在民眾遭受群敵侵略和掠奪時(shí),挺身而出,勇敢迎戰,奪回了民眾的一切財富,最大限度地滿(mǎn)足了嶺國人民的所需。所以,格薩爾這一亦神亦人的形象既受到佛界的推崇又受到俗界的贊揚,既受到貴族的肯定又受到平民的崇敬。過(guò)去的王宮貴族、土司頭人崇敬的格薩爾,不僅招藝人為他們專(zhuān)場(chǎng)說(shuō)唱,還把史詩(shī)視為民族文化經(jīng)典,付資刻印珍藏,目前發(fā)現的最早木刻本分部《英雄誕生》《賽馬登位》等,就是嶺蔥土司家的刻本。德格土司幾大家廟也曾分別刻印過(guò)這部史詩(shī)的分部。佛教則認為格薩爾就是無(wú)量光佛、觀(guān)音佛和蓮花生三佛一體的化身,所以康北許多寺廟都收藏有史詩(shī)的手抄本或木刻本及格薩爾畫(huà)像。在民間,百姓們對史詩(shī)中的格薩爾更是崇拜有加,將他視為神,視為民族精神的象征。

      史詩(shī)《格薩爾王傳》是怎樣創(chuàng )作、怎樣說(shuō)唱使之傳承下來(lái)并普及到整個(gè)涉藏地區的,這是至今學(xué)界尚不清楚的。如此浩瀚巨著(zhù)是任何一個(gè)天才作家都不可能獨立完成的,它肯定是藏民族的集體創(chuàng )作和漫長(cháng)歲月里逐步完善的結果,而這種集體創(chuàng )作的主創(chuàng )人員就是那些民間說(shuō)唱藝人。那么史詩(shī)各部之間為何能夠銜接恰當且有統一的思想和藝術(shù)格調?許多說(shuō)唱藝人并不識字,僅憑耳聞心記口誦,又怎能記下數十萬(wàn)數百萬(wàn)的詩(shī)行?如果說(shuō)唱藝人是根據情節框架即興創(chuàng )作,那么藝人們駕馭情節結構、塑造人物形象和遣詞造句的能力就更叫人不可思議了。況且在尚無(wú)印刷技術(shù)且交通通訊極不發(fā)達的古代,那些目不識丁的藝人們又怎能在相距千里的不同地方說(shuō)唱出內容相同的詩(shī)句?這些謎無(wú)人能解釋清楚,所以史詩(shī)的創(chuàng )作和說(shuō)唱就有了多種神秘的說(shuō)法。據有關(guān)資料統計,國內目前說(shuō)唱“格薩爾”的藝人約有150人,其中藏族90多人,蒙古族40多人。這些藝人有五種類(lèi)型:神授藝人、聞知藝人、掘藏藝人、吟誦藝人、圓光藝人。神授藝人大多不識字,往往是少年的某一天做了奇怪的夢(mèng),夢(mèng)后就開(kāi)始了說(shuō)唱生涯,或者是經(jīng)歷特殊,到處浪跡,偶然接觸別人說(shuō)唱之后就能滔滔不絕地說(shuō)唱了。聞知藝人意為聞而知之的藝人,他們具有超人的理解和記憶能力,長(cháng)期生活在史詩(shī)流傳地區,經(jīng)常聽(tīng)別人說(shuō)唱,久而久之就能獨立說(shuō)唱。掘藏藝人說(shuō)唱的則是發(fā)掘出來(lái)的伏藏故事,這類(lèi)藝人的前世曾聆聽(tīng)過(guò)蓮花生大師講經(jīng)或受過(guò)加持而與眾不同,可以感覺(jué)到別人感覺(jué)不到的東西,看得見(jiàn)別人看不見(jiàn)的物藏或經(jīng)書(shū),便開(kāi)始以史詩(shī)故事來(lái)教化調服民眾。吟誦藝人都有一定文化,可以拿著(zhù)史詩(shī)抄本或印本給群眾誦讀,并一反那種一曲套百唱的唱法,曲調悠揚多變,嗓音洪亮動(dòng)聽(tīng)。圓光藝人指的是圓光占卜的藝人,他們的眼睛與眾不同,可以借助銅鏡看到別人看不見(jiàn)的圖像和文字,通過(guò)這種方法將史詩(shī)抄寫(xiě)下來(lái)照本說(shuō)唱?,F在涉藏地區著(zhù)名的老說(shuō)唱藝人,大多都是早年某一天做了奇夢(mèng)或得了怪病之后,自然就會(huì )說(shuō)唱的藝人,他們可以說(shuō)唱五六十部甚至七八十部。當然也有拜師學(xué)習并照抄本說(shuō)唱的,但這些人最多也只能背誦幾部十幾部罷了。

      至今的涉藏地區,史詩(shī)說(shuō)唱活動(dòng)依然盛行,民眾在婚喪嫁娶、新房慶賀之時(shí),往往就要請人說(shuō)唱格薩爾。藝人說(shuō)唱格薩爾也是一種謀生的手段,他們走村串戶(hù),在街頭、村寨、牧場(chǎng)可隨時(shí)應邀說(shuō)唱并得到一些報酬。民間藝人說(shuō)唱時(shí)有許多講究,有的要舉行宗教儀式,有的要提前頌經(jīng),有的要穿特制的服飾,較簡(jiǎn)單的是現場(chǎng)掛起史詩(shī)故事相關(guān)的唐卡畫(huà),并搖鼓敲鈸、拉琴配樂(lè )。說(shuō)唱的時(shí)間可長(cháng)至幾天,也可短至數小時(shí)。由于史詩(shī)篇幅太長(cháng),說(shuō)唱時(shí)只能根據環(huán)境和場(chǎng)合選擇相應的章節或片段。如婚嫁場(chǎng)合,就可選擇格薩爾與珠姆的愛(ài)情故事。也有一些特別愛(ài)好史詩(shī)的農牧民,將史詩(shī)的手抄本或木刻本及格薩爾畫(huà)像供在神龕上,一有時(shí)間自己照書(shū)說(shuō)唱,自?shī)首詷?lè )。

      史詩(shī)的廣泛說(shuō)唱,使得大量與格薩爾有關(guān)的民歌、格言、地名和傳說(shuō)故事的萌生繁衍。無(wú)論是老人還是孩子,說(shuō)到格薩爾都能講出相關(guān)的趣聞和故事,開(kāi)口就能唱出與格薩爾有關(guān)的歌。不僅如此,格薩爾這個(gè)史詩(shī)人物形象還是繪畫(huà)、雕塑和戲劇的題材。許多壁畫(huà)、軸畫(huà)、雕刻畫(huà)和石刻,都以格薩爾及其將領(lǐng)的肖像或征戰場(chǎng)面為內容。珍藏于德格印經(jīng)院的古代畫(huà)版中就有關(guān)于格薩爾及其將領(lǐng)的畫(huà)作刻板。丹巴縣丹東鄉莫斯卡村是個(gè)僅有數十戶(hù)牧民的偏僻村莊,那里竟然有上千塊格薩爾史詩(shī)系列人物石板刻畫(huà),或人物騎射,或征戰情狀,或人物肖像,采用平面浮雕、陰刻、陽(yáng)刻、線(xiàn)刻等手法,隨石塊形狀而構圖,適度夸張,形神兼備。藏戲是再現《格薩爾》史詩(shī)的最好形式,雖然藏戲因時(shí)空局限只能截取史詩(shī)的某個(gè)故事情節或片段加以改編,卻因為形象化的演出而有很好的效果。民間嫁娶婚事、迎送慶典,就可請人跳(演)藏戲,內容多是格薩爾賽馬登位或迎娶珠姆之類(lèi)的喜慶色彩的故事。最早把說(shuō)唱史詩(shī)改編成戲劇進(jìn)行演出的,就是寧瑪派四大祖寺之首的德格竹慶寺。根據格薩爾史詩(shī)改編的藏戲符合藏民族的審美觀(guān)和社會(huì )道德標準,有廣泛的觀(guān)眾?,F在,康巴西部和北部,有二百多座寺廟都保留有格薩爾藏戲節目。

      以史詩(shī)說(shuō)唱、藏戲演出、故事傳說(shuō)、地名遺跡、繪畫(huà)石刻等形式而傳遞的格薩爾文化,無(wú)處不有無(wú)處不在的浸染著(zhù)涉藏地區的土地,說(shuō)格薩爾、演格薩爾、唱格薩爾、畫(huà)格薩爾、供格薩爾,已成為藏民族精神生活的重要內容,史詩(shī)人物格薩爾作為一個(gè)神化形象,已成為藏民族的精神象征深深地影響、滲透了藏民族的思想觀(guān)念、道德情操和性格心理,影響著(zhù)他們的生活模式和生存狀態(tài)。


    2. 上一篇:懷念一位藏族老人
    3. 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

    4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esdmenjin.com/html/wh/xkbrw/100636.html
    5. 俄罗斯极品美女毛片免费播放,花蝴蝶在线观看免费版高清中文,一个好妈妈中字光头强,聊斋奇谭之五神通
      1. <dd id="lofkv"></dd>
        1. <dd id="lofkv"></dd>

          <button id="lofkv"><acronym id="lofkv"></acronym></button>